﹝短篇﹞無題

暫時還想不到名字XD










---
無題





女人覺得自己的肩頸酸痛越發的嚴重,像是有千千萬萬的蟲子在上頭棲息,不斷的繁殖,不停的增加重量,讓他幾乎站不住。


她疲憊的躺在柔軟的床鋪上,稍稍的放下肩膀上的重擔。數以萬計的蟲子在她耳邊發出唏囌的聲音,在耳邊殘響。她已經好幾個禮拜睡不好了。"難道是最近壓力太大了嗎"她想,即刻否決自己的想法,她一向是個即時享樂者。"還是喝太多酒了?抽太多菸了?"她不明白,停下了正打算伸往床頭櫃的菸盒的手。倏地停下的白皙手臂懸在空中,搖搖欲墜的像是鋪了層霜的冬天的枯枝,稍微一折就會"啪嚓"一聲斷裂。


"不對,不對"女人在心裡搖搖頭,伸向床頭的手這次毫不猶豫的拿到了剛開封的白底黑星的seven star,手指磨擦到包裝的塑膠的包裝邊緣發出輕微的破裂聲響。她焦躁的吞雲吐霧起來,直到房間滿溢了她所熟悉的味道,在她眼前的菸絲模糊了視線。握在手上的白底黑星被她捏到起皺,上頭的星星仿佛爬上她的手臂,像是安靜的蛇,在她手臂上留下一條黏膩冰冷的黏液,纏上她的脖子。女人不能動彈,宛如等待死亡的重症患者,卻在心裡暗自期待它能吞噬掉她肩膀上的蟲子。


她嘗試站起身,發現那隻虛擬的蛇對她並沒有任何幫助。生氣的把菸捻息,光是這個動作她又覺得肩膀痛的莫名其妙,就像那隻無聲無息出現的那條蛇一樣。


她瞥見了躺在書桌上的一份報紙,"藥浴"兩個字跳進她的眼瞼內,烙在她灰矇矇的曈孔上。也許那是她僅存的希望,她想。女人提起她沈重的左臂,搖搖晃晃的拾起黑色鋼筆。


她想起她半年不見的那個男人柔軟的黑髮和妖異的不像人類的側臉還有白皙寬大的手掌。






(fin)

---



其實這篇是再去補習的時候看到一份叫做"消防栓小說報"的徵稿啟事突然之間寫出來的,主題是藥浴。
然後忽然發現用touch寫文意外的順遂,要改也隨時可以改。
其實我總是搞不懂我寫出來的主角到底在想什麼,只是單純的寫出我想寫的元素在裡面吧。
不過最近又動筆寫了另一篇,昨天中午整個腦袋都是cali≠gari君が咲く山的歌詞,所以寫出來的不會是什麼正常的東西吧。

留言

秘密留言

人間

翦薰  

Author:翦薰  
8/18

Plastic Tree
LUNA SEA
KAT-TUN
RADWIMPS
te'
alcana
ONE OK ROCK

小倉庫。

ザザ降り、ザザ鳴り。

plurk

加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