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長篇﹞左手邊的空白

配對:偽明龍


人物崩壞有。





左手邊的空白



01
不太對勁。

我躺在床上望著空無一物的似乎會把人吞噬的白色天花板,黑色的半長髮散在床上,忽然感覺熟悉的反胃感湧了上來,像是身體內所有的器官被一條黑色絲線緊縛住,勒的連肺和心臟都感到疼痛,胃被人很狠的翻攪,卻在要把所有東西全部嘔出來時連喉嚨都被扯住了。回憶像是黏稠的液體從體內的某個地方流淌出來,攤滿了整個床,我感覺到自己陷在液體之中,逐漸的下沉。
在我覺得即將無法呼吸的那一刻,突然想起了前幾天經過附近的垃圾堆瞥見的一個紙箱,裡頭躺著一隻死去多日,逐漸腐爛發臭的剛出生幾天的小貓。牠模糊的臉上沒有掙扎沒有痛苦,什麼也沒有。

我覺得我看見了自己,透過那隻貓闔上的眼瞼的底下什麼也沒有的瞳孔映出自己面無表情的臉。

沒有憐憫、沒有同情,只有淡淡的讓人幾乎察覺不到的對於同類的厭惡。

一陣冷風迎面襲上,我聞到了從那隻小貓上飄來了令人作嘔的味道,混雜了我剛剛才點上的菸,順著菸絲纏滿了我的全身。我微微蹙起眉,拿起手中的菸狠狠抽了一口,立刻因為和平常抽慣的淡菸不同,濃烈的味道嗆到,不住的咳嗽,盡管如此我仍然沒有把手中的煙弄熄,只是略略的低頭,讓過長的瀏海扎痛眼睛,遮住眼前的視線。我從來都抽不慣這種習慣的味道,因為這不是屬於我的,是屬於那個人的七星。白底黑星的那包菸躺在我所穿的黑色大衣裡的口袋。我把手伸進去,用像是要抹去上頭的印刷那般的力道搓著外殼,眼神像是失焦的鏡頭,快步的走向街角的住處。我沒有回頭再把眼神駐留在那隻貓上,只是搖搖晃晃的穿過黑暗的小巷子,在冬夜要刺穿皮膚的冷風中。


回憶嘎然而止。

七星的味道代替了讓我要窒息的回憶的濃稠海水。
「……小中。」還沒清醒過來,喃喃的吐出了某個名字。直到意識到剛剛吐出的話語,我忽然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平靜的臉上浮現一絲扭曲。下意識的朝床的左邊望去,那個被我喚做小中的人並沒有在那裡,白色的床單上散發著寂寞的氣息。
「小中。」倏地想起了小中的離去,我翻了個身,讓眼前的長劉海把世界切割成一片一片,好像如此一來就可以裝做一切只是幻覺。眼前的世界不再那麼真實,反到像是我隨手畫下的塗鴉。
「下雨了嗎?」我輕聲問著自己,覺得空氣潮濕的像是要結塊了。望向床邊的窗戶,一點一點的雨滴打在窗戶上,外頭的天空像是被用來圖油畫的深藍顏料厚厚的塗上了一層又一層,把陽光全部吃掉了。

這樣也好,這樣也好,我想。我再也無法承受太陽總是用像是要把整個城市蒸發掉的燦爛陽光映照著自己,連體內僅剩的的養分和水分都全部汲走了。


02
不論是閉上眼或是睜開眼,那個人總是站在我的左邊,和心臟連在一起。早就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身邊的,只知道回過神來,小中的那包白底黑星總是會擺在床頭櫃,連同一杯咖啡,那些東西全部化作空氣中的一部份。每一口呼吸裡頭,一定包含了細碎的他。每當我這麼想,一個要讓我喘不過氣的某樣東西就會壓在胸口,可是我卻因此感到幸福,甚至暗自竊喜。

小中偶爾會彈吉他。他總是全神貫注的用綿密得如同夏日的蟬聲又或者是梅雨季裡的雨水般的吉他聲填滿了整個空間,一點一滴的把我的體內壓碎,讓我在其中像個重症病人般幾乎死去。
那時他就是我的一整個世界。他左臂上的荊棘刺青就像是蛇一般緊緊的繫住了我的脖子,讓我感覺些微的暈眩,我沒有掙扎,只是沉默的接受他給我的一切,擅自的把那些東西全部轉換為營養物。我總是被這些東西所眷養。

其實或許我是記得的,比如說,我依然記得我小時候也曾看過那樣的刺青圖案,一模一樣,可是小中不曾變過。從我認得他的第一天到現在,他完全沒有改變過。

「吶……」我輕輕喚了那個男人,小中只是隨意應了個聲,依然低頭撥弄著吉他,彷彿他的存在隨時會消散在空氣中,我害怕這個樣子的他。
「我最討厭你了。」我笑著吐出尖銳的話語,小中什麼反應也沒有,彷彿什麼也沒聽到。
「可是如果有來生的話……」讓我變成你吧,或者是把我吞噬掉吧,把我汲取為你的一部份,讓我存在在你的體內,而不是現在這個樣子,我討厭這個樣子。
剩下的話語和幾乎要溢出來的情感被我通通被我吞了回去,只留下一個依然停留在臉上的微笑。如果說出口的話,就代表了我的崩壞,可是我明白他懂,因為小中就如同我的另一個分身。若是今天我們的身分對調過來的話,也許他會存著跟我相同的想法活下去。因為我們太過相像了,在心理最底層的地方,我們的成分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那是構成我們最本質的東西。

「總有一天,你會離開我嗎?」我囁嚅的問。看到小中抬起頭望進我的眼睛我的瞳孔,小中那雙淺褐色的眼睛讓我ㄧ瞬間倂住了呼吸,那是一雙連世界末日也不期待的眼睛。他笑了出來,那樣的笑容讓我覺得他突然蒼老了許多歲,連魚尾紋都深深的刻在他的眼角。我不解的望著他,他只是笑笑的點了一根菸,白色的細長的菸像是手指的延伸,我感覺到整個空間都彌漫著七星的味道,融合了我身上的香水味,但絕大部分是小中這個人的味道,濃烈的要堵住我的氣管出口,溢滿了我的肺。

我顫顫把手伸向他的爬滿荊棘的手臂,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冷的打顫,身體中央卻異常的在發燙,熱燙燙的灼痛了我的喉嚨底部,讓我連呼吸都變的小心翼翼。在我失去意識的前幾秒,我感覺到他手臂上的荊棘竄進了我的皮膚底層,上頭的刺隱隱然的刺痛著我,似乎想提醒我一切都是現實。直到我昏過去前,我看到那個刺青圖案確確實實的蜿蜒在我的手臂上。


從那天起,小中就不再出現了。不管我怎麼拼了命的呼喊他,他都不再出現了,完完全全的消失了。那對我來說就如同世界末日,我想起了小中的那雙眼睛。


03
窗外依然下著雨,或者只是錯覺呢。淅哩嘩啦的雨聲就像是你的吉他。房間好像滲水了,渾濁的空氣和過高的溼度讓我體內的某些東西在發酵、膨脹,填滿了我的體內缺陷的某一塊地方,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

恍恍惚惚,我覺得我聽到開門的聲音,忽然之間覺得怎麼樣都無所謂了。所有的回憶通通流入浴室裡的排水孔,旋轉。旋轉。迴旋。扭曲。
浮現在腦中的是前幾天某個朋友用戲謔的微笑說出的惡劣話語:「為什麼你總是盯著空無一物的左邊看呢?」









(fin)


---


寫完這篇我幾乎要虛脫了。
打到後面我覺得我真的快死亡了。大概是心理作用,我隔兩天在學校根本是昏迷狀態。
本來只是在思考該不該投稿這件事而已(我最近真的窮到我想把我的下視丘會感覺飢餓的那個部份切掉的程度了(←))
雖然有先打了草稿,可是這篇我寫了2個多小時,明明就不過2000多個字,不過已經是我寫過的最長篇了(笑)總之,能寫出來真是太好了。
謝謝小雅提供的名字和大家的意見(心)
至於為什麼是偽明龍,有村的形象並沒有很鮮明不是嗎,不過原本的人設確實是他們。

這絕對不是我對中●明的告白之類的


以上。

comment

只對管理員顯示

No title

很穠艷的文字...不知道為甚麼我總覺得只有噗拉適合這樣的文字
我曾經想過要用這種風格寫黑夢或是其他的配對結果發現完全行不通呢

像這樣破碎卻緊緊相繫的關係果然只有噗拉才會出現...


我覺得可以拿去投稿
這其實沒有那麼重的同人感 反而像是心魔之類的東西 可以把小中解釋成太朗心中的那個不存在的戀人 或者乾脆解釋成太朗其實是喜歡上了自己 從自己分割出去的那個自己

我覺得好美 很殘酷的那種美麗

雅:

你讓我害羞了(blush)
每次撲拉都惠大崩壞究竟是(扶額)不管是往好的方向還是壞的(爆)

我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寫,結果忽然想到了這個結局就覺得非得寫來不可,不管要不要拿去投稿(笑)

總之我要來想想名字,去翻翻歌名之類的(喂)
09 | 2017/10 | 11
Su Mo Tu We Th Fr Sa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人間

翦薰  

Author:翦薰  
8/18

Plastic Tree
LUNA SEA
KAT-TUN


RADWIMPS
te'
cali≠gari
lynch.
alcana


著迷於文字、音樂、和攝影。
體內永遠存著不定期發作的中二病


參戰歷
2010
11.14 Plastic Tree月世界旅行 台湾公演@Legacy
12.18 LUNA SEA 20th Anniversary World Tour REBOOT ~to the New Moon~@南港展覽館

2011
06.10 Plastic Tree「THANK YOU TAIWAN」show case@西門町電影公園
06.11 Plastic Tree LIVE HOUSE TOUR2011「アンモナイト(小)」台湾編@the wall
12.09 Plastic Tree Ammontie(大)@the wall
12.15 SUGIZO TOUR 2011 STAIRWAY to The FLOWER OF LIFE-TAIPEI@Legacy

2012
03.12 toe - Asia Tour 2012 ~ "the Five Six Seven"@the wall
06.17 高畠俊太郎BAND/alcana/Response@下北沢club251
07.15 D'ERLANGER@貢寮海洋音樂祭
07.25 Radiohead@南港展覽館
09.22 搖滾辦桌@建國啤酒廠
10.14 INORAN LIVE TOUR 2012 "Dive youth, Sonik dive"@the wall
11.11 大波起司、聲子蟲聯合發片演唱會 w/地下道@ 台中迴響
11.16 ONE OK ROCK The Beginning Live Tour" in Legacy Taipei
11.24 爆裂核心PRESENTS「残響祭 8th ANNIVERSARY」SPECIAL IN TAIWAN@the wall
12.21 Plastic Tree 2012 年末公演ゆくプラくるプラ〜台湾編〜@the wall

2013
01.26 LUNA SEA LIVE TOUR 2012-2013 The End of the Dream @ Taipei Neo Studio
01.27 LUNA SEA LIVE TOUR 2012-2013 The End of the Dream @ Taipei Neo Studio
02.03 alcana『newdays』発売記念ワンマン~alcaholics vol.8~@下北沢club251
2013.10.10 plastic tree Autumn tour 2013「瞳孔乱反射」IN ASIA @the wall

monophobia
雨ニ唄エバ
ザザ降り、ザザ鳴り。
千葉市‧若葉區‧6:30
淚腺回路
plurk
まひるの月
加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